中國經濟網北京4月26日訊 記者從最高人民檢察院獲悉,2022年第一季度,全國檢察機關依法履行民事檢察職能,辦理借款合同類民事檢察監督案件4628件,占受理民事生效裁判結果監督案件總數的25%。

  檢察機關辦案發現,借款合同糾紛主要涉及金融借款合同糾紛、民間借貸糾紛、金融機構同業拆借合同糾紛等,集中在生產經營、金融投資、房地產開發、商品消費、國際貿易等經濟領域。此類監督案件暴露出民間借貸市場不夠規範,當事人法律意識、風險意識不足等問題,未能迴避本應迴避的風險、承擔了不應承擔的責任,亟需予以規制、引導、提醒。

  一是出借人法律意識欠缺,難以做到全環節防範風險。借款尤其是民間借貸,往往發生在熟人之間,當事人往往囿於人情,疏於留存證據,忽視法律風險。有的借款行為發生時,沒有留下充足的證據,導致訴訟時無法確認借款主體、金額、利息、是否已償還、是否有擔保、擔保方式及措施等事實。有的在借款金額、借款用途、借款期限等事項作出變更時,缺乏書面證據予以明確,糾紛發生后,難以認定違約責任。有的在還款時,不注意保存還款、追討欠款的證據,致使還款金及其利息、訴訟時效難以認定。特別是委託第三方還款、收款時,缺乏對還款事實的書面確認證據。在一些疑難複雜案件中,又常涉及借款相關憑證缺失、轉化型借貸、夫妻共同債務、規避利率上限、拆分借款、改變借款用途等重要情形,此時符合法律規定或訴訟要求的證據就顯得極為關鍵。一旦證據缺失,將直接影響對借款行為整體事實的認定,進而影響對當事人合法權益的支持和保護。如,檢察機關辦理的一起民間借貸糾紛民事監督案中,劉某與江某系朋友關係。劉某出借500萬元給江某,礙於情面未在借款合同中寫明利息,只口頭約定期限一年,利息10%。一年後,江某未能償還借款,劉某向法院起訴,因不能提供證據證明借款約定有利息,法院只判令江某償還本金,未支持劉某有關利息的訴訟請求。

  二是擔保人對擔保風險認識不足,輕易成為他人債務的“背鍋俠”。辦案發現,不少當事人不重視借款合同中的擔保問題,導致自身利益受損。有的擔保人對擔保的含義理解不透,對應承擔的保證法律責任不夠了解,存在盲目擔保、被迫擔保、冒名擔保、欺詐性擔保等情形。有的公司不經法定程序,或未經股東(大)會或董事會同意,違規對外擔保等。還有的擔保人輕易承擔連帶保證責任,且在擔責后不及時告知債務人,讓債權人有機可乘、雙重受償,謀取不正當利益。如,檢察機關辦理的一起民間借貸糾紛民事監督案中,趙某某向周某某借款40萬元,借款期限為四日,胡某某作為保證人。借款到期后,趙某某未償還借款。周某某因尋找趙某某無果,遂要求擔保人胡某某承擔保證責任。胡某某與周某某達成調解協議,約定由胡某某在保證範圍內承擔30萬元擔保責任,餘款10萬元及利息無需承擔。后胡某某分三次向周某某償還借款合計30萬元。此後,周某某隱瞞擔保人胡某某已償還30萬元的事實,以趙某某及其妻子為被告提起訴訟,仍要求二人償還40萬元欠款及利息。

  三是忽視訴訟時效或保證期間,無法維護正當權益。借款合同發生糾紛后,如果當事人希望通過訴訟主張權益,首先就要了解訴訟時效等法律制度。現行法律法規規定了相對明確的訴訟時效等制度,但檢察機關在辦案中發現,很多民事主體甚至包括銀行等金融機構沒有意識到訴訟時效或保證期間的重要性,以致未能及時行使訴訟權利,正當權益得不到法律保護。如,檢察機關辦理的一起金融借款合同糾紛民事監督案中,郭某恩向某縣農村信用社借款,郭某然擔保,借款期限是一年。郭某恩到期后未能償還借款,某縣農村信用社向法院起訴,要求郭某然承擔擔保責任。法院支持了農村信用社的訴訟請求。郭某然不服,申請檢察監督。檢察機關審查發現,某縣農村信用社未在保證期間內向郭某然主張承擔擔保責任,根據相關法律及司法解釋規定,上述主張不受法律保護。檢察機關向法院發出再審檢察建議,法院採納並啟動審判監督程序。

  針對以上風險點,檢察機關建議:一要增強依法維權意識。掌握相關法律知識,借款前後注意收集、保留證據,防止因證據不足導致承擔敗訴風險。二要樹立正確風險意識。在確定借款相關事項、出具借款有關憑證、設定擔保責任等方面,做到“慎之又慎”,借條欠條要分清,利息約定要合法,提供擔保要慎重。三要增強理性投資意識。樹立科學理性的負債觀、消費觀和投資理財觀,不輕信通過非正規渠道推介的投資產品,防範過度借貸、誘導貸款、“超前消費”,不參与“套路貸”“高利貸”等非法借貸行為。

(責任編輯:馬常艷)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